探索网

卫生院伪造病例套保80万 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

2016-12-26 15:18:34 整理编辑:114军事网 文章来源:www.114junshi.com

导读:
大街上妙龄女孩被后入 众人围观竟无人制止
卫生院伪造病例套保80万 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
美国鹰派扎堆入阁 中美贸易战会开打吗
试药人是不是被剥削的小白鼠
每天睡6小时和8小时的区别 看完再不敢熬夜了

基层医疗机构骗保的数字看起来不大,但骗保呈集中式爆发

自从有了全民医保制度,骗保、套保的新闻总是屡见不鲜,要么是参保人贪心,要么是医疗机构作恶,而后者往往涉及巨额资金,情况更严重,性质更恶劣。早在2014年华夏时报就曾揭露,医疗机构骗保的情况愈演愈烈,一些镇级卫生院更甚。

不过,基层医疗机构骗保的案例总是在地方媒体上昙花一现,很少会引发全国性的关注。比如这次财经揭露湖南湘潭县白石镇的基层卫生院4年套保80万,在不少人看来“80万”只是个小数字,没有带来太恶劣的观感。

但对类似案件进行梳理不难发现,基层医疗机构骗保套保涉及范围非常广。只举近几年曾被曝光的案例,2014年,海南东方市八所港区中心卫生院被曝院长带头集体骗保74万元;2014年,湖南新宁县安山乡中心卫生副院长骗保110余万;2015年,山东济宁任城区安居医院骗保“窝串案”涉及资金300多万元。涉案金额一个比一个高,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卫生院伪造病例套保80万 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

新农合资金是农村居民的“救命钱”

再看来一些更大规模的调查。2015年,贵州省多个市进行新农合专项检查,结果惊人。六盘水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135家,涉嫌套取新农合基金及基金管理不规范的有107家,高达76.30%;安顺市抽查定点医疗机构41家,100%存在问题。人民日报报道称,“在贵州部分地区,从县医院到乡镇卫生院、村卫生室再到私立医院均查出存在套骗新农合资金的行为”。

搭患者的便车,基层医疗机构骗保手段花样百出

湖南白石镇基层卫生院骗保靠的是伪造病例,涉及294位参保人,主要通过“挂床”(伪造住院手续、费用)和“延长”患者住院时间、增加住院费用等方式来实现。

除此之外,在一些地方还出现“频繁出入院”的方式来套取新农合资金。卫计委上个月通报,广西南宁市邕宁区蒲庙镇卫生院被举报通过“分解住院”等方式套取新农合资金,仅2015年12月份就有200多人出现“一次住院、两次记录”的情况。

为了搭患者的便车,卫生院就要千方百计地掌握参保人员信息。根据湖南白石镇基层卫生院骗保案涉案人员的说法,招揽“病人”的手段有两种:一种是通过“慰问养老院”“免费体检”“社区宣传”等方式吸引患者就医,从而获取患者身份信息;还有一种是行贿敬老院管理者,让敬老院把老人送往自家就医,也就是“买病人”。这两种手段相当普遍。

卫生院伪造病例套保80万 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

网友自述家人进了医院骗保的套

问答网站知乎用户@黄渡理工汽修师描述了他爷爷奶奶被骗的过程:经熟人介绍到基层医院看病有优惠,结果到了医院之后两位老人被胡乱检查、治疗一气, 期间还被忽悠着办了一张银行卡,报销结束之前,医疗卡和银行卡都被医院给收走了。

这些作恶的基层医疗机构不仅涉嫌骗保、套保,还涉嫌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获利,性质及其恶劣。

有利可图,有机会可占,引发基层医疗机构的道德风险,监管却跟不上

基层医疗机构更容易动新农合的歪念。一方面有利可图,新农合在基层医疗机构的报销比例要高于大医院;另一方面有机会占便宜,在一些地方的报销程序是这样的:定点医疗机构先行为患者垫付治疗费用,提交材料审核后,随后相应的报销款项会直接打到医院的账上去。

基层医疗机构经营状况不佳也极易引发道德风险,其中可能有机构自身的原因,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是导火索。09年基药制度要求基层医疗机构零差率(按进价销售)销售,这冲击了基层长期“以药养医”的局面,给经营带来挑战,在缺少政府补贴的情况下,一些机构就想到了骗保。

卫生院伪造病例套保80万 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

09年基药制度实施,给一些基层医疗机构运营带来挑战。

跟不上的监管也给医保黑洞的形成创造了机会,陕西省山阳县卫计局副局长徐毓才就指出,“大部分经办中心基础设施、人员数量、信息化程度、队伍建设严重滞后,根本无法满足基金监管需要。”山东济宁任城区安居医院骗保“窝串案”中出现了“老子管儿子”式的监管,医保管理部门和骗保机构沆瀣一气,最终卫生院院长、副院长、新农合办公室主任、财务科长等被一网打尽。

基层医疗腐败丛生,“救命钱”失血,亟需完善报销、监督机制

基层医疗机构骗保,更让其成为医疗腐败发生的重灾区。套取医保会出现药品虚增的情况,需要药品销售方的配合,医药代表成为中介,帮助其提供虚假发票、转移账目、销售药品等,从而获得互利共赢。此外,病患的利益严重受损,新农合本来要解决农村居民看病难,看病贵的问题,但骗保之下的过度医疗背离了初衷,新农合资金的违规支出增多,可能让大池子资金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。

保住农村居民的“救命钱”,既应该完善新农合报销机制,减少资金流转的环节,不给医疗机构主动作恶的空间,还应该让基层医疗定点机构之间形成市场竞争,有奖有惩,对于报销合规医院进行奖励,相反进行惩罚,设置“警戒线”,一旦越界就取消其定点医院的资格,再另行选择。

基层医疗“集体沦陷”,让农村居民的医疗环境更为恶劣,被忽视的基层医疗机构骗保、套保需要重视起来了。

更多

精彩图文

服务信息